快捷搜索:  as

书画评论需以实践为基础

艺术评论,尤其对那些实践性很强、技巧要求颇高的艺术,如书法、绘画等,不合于一样平常意义上的征象评论、文化评论,它们更必要专业的常识贮备,以致是切实的创作实践体验才能进行深入评论,否则很难入情入理,很难对艺术创作、艺术作品本身有一个准确、贴切的评判,也总会给人雾里看花、隔靴搔痒的感到。

近日,有位学者在讨论书法时说,他试图从甲骨文,从王羲之的《兰亭序》 、颜真卿的《祭侄文稿》 、苏轼的《寒食帖》等一些经典法帖的书法线条中去探求创作者的感情,但结果令他大年夜掉所望。于是他便得出这样一个不雅点:一件优秀的书法作品,线条美固然十分紧张,但创作者真正的感情更多的却不是经由过程线条,而是经由过程翰墨内容来表达、体现出来的;为此他还提出,假如说笔画、布局、章法皆美的书法作品蕴含感情,那么笔画、布局、章法皆丑的书法作品难道就不蕴含感情了吗?

笔者觉得以上问题对付专业的书法家,或有过深刻实践履历的评论家们来讲,应该不算多么难明的问题,但对付非专业或没有若干实践体会的书写者、评论家们而言,生怕便是个十分利诱的问题了。首先,这里涉及到两个观点,即书写的内容与书法的内容。书写的内容便是创作时所书写的诗词歌赋、名言警句等;而书法作为一门自力的艺术,其艺术本体说话,则是点画、结体、章法等,它们是两个不合的观点,但很多人却将其肴杂,理解成一个观点。

再者,感情也是要细分的,不能笼统地看待,至少要从两个方面阐发,一是自然感情,或说日常感情,再一个是审美感情,或说艺术感情。毋庸置疑,这两种感情肯定有交叉重叠的地方,但也有根本差别。创作者在进行书法创作时,一方面更多地经由过程书写的内容来抒发自然感情,一方面则经由过程书法的本体说话,即点画、结体、章法等这些书法内容来表达自己的审美感情、艺术主张和理念等。但无论是自然感情,照样审美感情都一致紧张,都不容漠视,那么也就不能坚定地讲真正的感情只是由翰墨内容体现出来的。

别的,人如字,字如人,但假如说长得美的人才有感情,长得丑的人就没有感情,显然是差错的,无论妍媸都有感情,但人的情商却有不合,人的感知力、创作力等各有区别,反应在作品上,则是创作的水平、作品的质量等会不尽相同。高手能够把统统元素都统一路来,并处置惩罚得适可而止,劣手则每每顾此而掉彼。

当然,还有一种差错的不雅点也是常常呈现的——很多人总会把书法家写错字问题,一同含糊、坚定地舆解并归结到书法的内容与形式这一关系问题上。殊不知,书法家写错字,只能说和书法家小我的文化教养有关,和书写时他所选择的翰墨内容有关,而和书法作为艺术本身的内容并没有直接或者一定的关系。

但我们会发明,对付艺术创作本体的思虑和评判,即便文化程度再高、学问再深的人,假使没有任何艺术实践经历和对艺术创作切实的认知、体会、融会等能力,很多时刻便无法真正明白诸如以上那些着实很简单的专业问题,无法真正理解本体创作中的各种感想熏染,以及技法技术等方面的细腻、奥妙之处,也总会弄错或肴杂创作上的一些基础观点,而这时听凭旁人如何去加以解释、矫正,终极也很可能于事无补。以是对付艺术评论,尤其是字画评论来说,必要实践做根基,不能仅凭自己粗略的判断就稀里糊涂、似是而非地颁发评论,否则极有可能呈现误读、误判等环境,进而误人误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