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test  as

经典|几首必读经典外国诗歌

我乐意是激流

裴多菲(匈牙利)

我乐意是急流,山里的小河,

在曲折的路上、岩石上颠末......

只要我的爱人是一条小鱼,

在我的浪花中快乐地游來游去

我乐意是荒林,在河流的兩岸

对一阵阵的暴风,勇敢地作战......

只要我的爱人是一只小鸟

在我的稠密的树枝间做窠、 鸣叫

我乐意是废墟,在峻峭的山岩上

這静默的息灭并不使我懊丧......

只要我的爱人是青春的常春藤,

沿着我荒野的额,亲密地攀援上升

我乐意是草屋,在深深的山谷底,

草屋的顶上饱受风雨的袭击......

只要我的爱人是可爱的飞焰,

在我的炉子里,开心地渐渐闪现.

我乐意是云朵,是灰色的破旗,

在宽敞开朗的空中,懒懒地飘來荡去,

只要我的爱人是珊瑚似的夕阳,

傍着我苍白的脸,显出鲜艳的辉煌

(孙用 译)

当初我们俩分手

拜伦(英国)

想早年我们俩分别, 默不出声地流着泪, 预认为多年的隔离, 我们忍不住心碎; 你的脸冰凉、发白, 你的吻更似冷冰, 呵,那一刻正预兆了 我今日的悲恸。

朝晨固结着寒露, 冷彻了我的额角, 那种感到仿佛是 对我此刻的警告。 你的誓言全破裂了, 你的行径如斯轻浮: 人家提起你的名字, 我听了也认为赤诚。

他们当着我讲到你, 一声声有如丧钟; 我的满身一阵颤栗—— 为什么对你如斯情重? 没有人知道我熟悉你, 呵,熟悉得太过了—— 我将长久、长久地冤仇,

这深处难以为外人性。 你我秘密地相会, 我又默默地悲哀, 你竟然把我诈骗, 你的心终于遗忘。 假如许多年今后, 我们又偶尔会面, 我将要如何呼唤你?

只有含着泪,默不出声。

(穆旦 译)

我曾经爱过你

普希金(俄国)

我曾经爱过你:爱情,大概

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殒命,

但愿它不会再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使你难过悲哀。

我曾经默默无语、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我既忍受着羞涩,又忍受着妒忌的熬煎,

我曾经那样朴拙、那样和顺地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找到的另一小我

如我一样地爱你。

(戈宝权 译)

我曾有七次小看自己的灵魂

纪伯伦(黎巴嫩)

我曾有七次小看自己的灵魂:

第一次是望见她为了上升而故作谦卑时。

第二次是望见她在瘸者眼前跛行时。

第三次是让她在难易之间做选择,她选择了易时。

第四次是她犯了错,却自我劝慰说别人也犯同样的错时。

第五次是她容忍了单薄,还将这容忍视作刚强时。

第六次是她鄙弃一张丢脸的面孔,却不知那照样她自己的另一壁具时。

第七次是她高唱颂歌却自以为这是一件美德时。

(伊宏 译)

你的长夏永世不会凋零

莎士比亚(英国)

我怎能够把你来相比作夏天?

你不独比他可爱也比他温婉;

暴风把蒲月痛爱的嫩蕊作践夏天出赁的刻日又不免难免太短;

天上的眼睛无意偶尔照得太酷烈,

他那炳耀的金颜又常遭掩藏;

给机缘或无偿的天道所摧残,

没有芳颜不终于凋残或销毁。

但你的长夏将永世不会凋落,

也不会丧掉你这皎洁的红芳;

或逝世神夸口你在他影里流浪,

当你在不朽的诗里与时同长。

只要一天有人类,或人有眼睛,

这诗将长在,并且赏给你生命。

(梁宗岱 译)

去森林的郊游

米沃什(波兰)

树木那么伟大年夜,你看不见树梢。 落下的太阳收拢玫瑰色的光线 在每棵树上,就像在烛台上面, 小小的人儿走鄙人面的路上。 让我们扬开端,拉动手

这样就不会在纠结的草丛迷路。 夜晚开始在花朵上加上封条, 色彩连着色彩飘下天空。 那里,上面,一次盛宴。金罐, 倒进了阿斯彭铜器的红酒。 一辆空中的车带来礼物

为看不见的王者也为那些熊。

(张曙光 译)

假如记着便是忘却

狄金森(美国)

假如记着便是忘却我将不再回忆,假如忘却便是记着我多么靠近于忘却。假如相思,是娱乐,而悼念,是喜悦,那些手指何等欢快,本日,采撷到了这些。

(江枫 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